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段晓东解读中国移动网络转型:NFVSD三码必中48号N并不是终点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11-03  浏览次数:

  万物互联将为运营商带来新的历史机遇。一方面,万物互联规模将突破百亿,将在交通、健康等九大行业创造超过十万亿美元的新增市场,预计2020年,国内包括网络、硬件和业务在内的万物互联关联市场将达1万亿元。另一方面,万物互联将带来更大的连接广度和深度。面向无线/有线全连接的接入广度、为运营商带来拓展连接规模和连接范围的机会。面向管端更紧密的联系,运营商的网络将需更灵活的适配海量垂直应用。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移动提出了“大连接”战略。而这一战略实施的关键是网络转型。日前,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所所长段晓东分享了中国移动对网络转型的思考。他表示,网络转型是不断借鉴、引入创新技术的过程。NFVSDN是发展未来网络的基础和起点,但不是终点,目前网络微服务化,白牌硬件,网络分片等技术方向已经初露端倪。打造新型的未来网络迫在眉睫,未来网络是一个系统性、全局性的工作,必须深度推进网络转型的发展目标和路线。CT和IT不断碰撞,开源与标准交织发展,传统电信封闭体系已被打破,新的发展模式是打造以我为主的生态圈,需要更强的技术研发和产业主导能力。网络转型对传统企业是一种颠覆型创新,需尽早考虑人员及技能储备,甚至组织文化的变革。

  对于中国移动来说,首先需要明确的是网络转型的方向。对此,段晓东表示,下一代网络的要求是高效率运营、低成本运营、灵活的业务提供。运营商要想满足这些要求,就需要新型的数据中心(云化的部署形态)和新型网络(智能化的网络调度)。未来新型数据中心采用IT通用服务器构建资源池,电信设备软硬解耦,以软件形式形成电信云,并支撑内容分发、边缘计算等能力。其中的核心技术就是网络功能虚拟化NFV。未来新型网络采用控制转发分离和路由集中计算,实现网络灵活、智能调度和网络能力的开放。其中的核心技术是软件定义网络SDN。

  段晓东介绍,下一代网络发展可以划分为虚拟化、资源池化、组件池化三个阶段,从资源池化开始进入真正的云化阶段。具体来说,虚拟化阶段的特点是网元实现形态改变,网络基于通用硬件;资源池化/DC化阶段的特点是部分资源共享或全局多业务多厂家资源池化,网络实现全局编排调度;在功能池化、组件池化阶段的特点是基于微服务的组件池化、基于组件的编排调度。

  网络转型的方向一旦明确,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下一代网络架构将如何设计。对此,段晓东表示,下一代网络构架设计的原则是云化的数据中心,智能化的流量调度,内容与计算能力下沉。新型数据中心的发展原则是控制面集中和媒体面下沉。控制面集中指控制功能集中,形成核心云,实现更灵活的网络调度;媒体面下沉指流量快速卸载,形成边缘云,优化流量和用户体验,提高网络效率。新型网络的发展原则是,在面向DC东西向的连接方面,流量流向可规划,应完全用智能化控制实现流量最优调度。在面向用户接入南北向的连接方面,引入智能调度作为网络流量的优化手段,提升利用率。

  段晓东认为,中国移动需要构建云化、标准化的电信云数据中心(TIC),实现快速复制和统一调度。他介绍说,目前,中国移动在TIC基础设施方面已经有了初步成效,NovoNet实验室基于TIC快速复制理念,已复制6套不同厂商组合的TIC,基础设施层的成熟性已得到初步验证,但集成过程也攻克了不少TIC集成的问题。

  谈到下一代网络的管理,段晓东特别强调,Orchestrator是未来网络的大脑,可实现端到端网络资源的管理及业务编排,并引发网管OSS体系的变革,促进形成新一代网络管理和编排系统。其中,NFV-O负责网络功能的编排,将以软件实现的网络功能灵活搭建,快速提供业务。SDN-O实现网络连接的集中控制,使网络连接自动调整优化,以适应业务的快速变化。

  他表示,Orchestrator与OSS关系是焦点问题和难点。Orchestrator对OSS的影响巨大,一个负责网络资源调度和编排,生命周期管理,一个侧重网络FCAPS管理。两者必须密切结合,协同管理网络才是可行之路。以Orchestrator来重构OSS成为目前发展的热点。为实现虚拟网络端到端管理,需Orchestrator和OSS进行协同,以实现短期目标和长远目标。其中,短期目标是将网元/网络服务的FCAPS管理(配置、故障、性能)以及对网元/网络服务的生命周期管理进行协同。长远目标是为最大化体现网络虚拟化的业务价值(如业务编排),功能重点已不限于FCAPS管理和NS生命周期管理,通过Orchestrator和OSS协作或重构,实现业务智能编排、智能运维等。

  谈到5G,段晓东表示,当前的4G网络存在局限性,与5G网络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当前物理设备及组网方式,在连接数量支持、吞吐量、时延等方面存在一个甚至两个数量级的差距。5G网络架构的三大设计原则:从刚性到软性,移动网络IP化、互联网化,集中化智能和分布化处理。按照场景的需求,5G网络功能可以灵活地部署在分布式的TIC+AP上。

  中国移动正组建NovoNet试验网验证目标架构。面向未来的试验网和面向近期商用的试点相结合,相互促进,螺旋上升。旨在推动产业成熟、118论坛开奖结果华西秋雨将持续至中旬末20日起晴朗范围扩大自8月,验证网络发展路线,明确未来网络架构、评估建设运营新模式,积累转型新能力。

  对于网络转型,段晓东总结,下一代网络转型是运营商发展的必由之路,是需求和技术双驱动的技术,转型迫在眉睫。业界对于下一代网络转型的认识逐渐深入并且一致,转型开始进入深水区。SDN/NFV引发的网络转型,对产业将会产生颠覆性影响。必须快速的抓住机会,通过各种方式重塑基础。需要从组织方式、产品方向、技术基础方面做多方位考虑。NFV/SDN只是未来网络的基础和起点,但不是终点,目前,5G、微服务、分片等功能重构技术方向已经初露端倪,必须及时跟进。